<tr id="6tm00"><track id="6tm00"><acronym id="6tm00"></acronym></track></tr>

    <small id="6tm00"></small>

    <code id="6tm00"><option id="6tm00"></option></code>

    見證 | “反向合資時代” 不再是西風壓倒東風

    2023-10-27 18:38:57 作者:喻欽濤

      10月26日,對于零跑汽車和朱江明來說,注定是一個大喜的日子。對于幾十萬零跑車主來說,也是一個開心的日子。他們中甚至流傳著這樣一個段子,“沒想到自己此前買的國產車,一夜之間竟然成了合資車。”

      當天,零跑汽車與 瑪莎拉蒂母公司Stellantis 集團齊發公告,宣布 Stellantis 集團將投資15億歐元成為零跑汽車的戰略股東,獲得零跑汽車約20%的股權,并獲得零跑汽車2個董事會席位,Stellantis 一舉成為零跑的最大股東。

      此外,在此次與零跑簽署協議中,Stellantis 和零跑汽車將以 51%:49% 的比例,成立一家名為“零跑國際(Leapmotor International)”的合資企業,將由 Stellantis 委任該公司的首席執行官。

      這一幕,不禁讓人想起了諸多早年在中國的合資車企。當時也是雙方出資建立合資公司,只不過有市場沒技術的中國車企是占股51%的那一方,而如今擁有領先的電動智能汽車技術且意欲打開全球市場的零跑汽車成了占股49%的那一方。

      從中國車企用市場換技術,到如今中國造車新勢力用技術換市場。驀然回首間,合資車企入華40年,我們終于等來了四十年河西,四十年河東的局面。

      那么,零跑汽車憑什么獲得歐洲豪門的認可?抱得零跑歸的Stellantis集團未來將會怎么走?中國汽車的大航海時代終于要來了嗎?

    1
     
    更深度的綁定

      提起Stellantis ,可能不少人會覺得陌生,其知名度遠不如大眾、豐田。但如果說到它旗下的汽車品牌,恐怕無人不知。Stellantis集團成立于2021年年初,由兩家分別超過百年歷史的前標致雪鐵龍集團和前菲亞特克萊斯勒集團合并而來,是全球第四大車企。集團旗下品牌包括瑪莎拉蒂、Jeep®、阿爾法·羅密歐、道奇、阿巴斯、雪鐵龍、標致等在內的14個汽車品牌。Stellantis集團的客戶遍布全球130多個國家,并在30多個國家開展生產制造業務。

      盡管Stellantis近些年在華存在感不斷降低,但不可否認,其仍是全球前列的汽車公司,盈利能力更是首屈一指。2022年,Stellantis集團在全球范圍內共銷售汽車逾600萬輛,實現凈營收1796億歐元,凈利潤168億歐元。2023年上半年,Stellantis集團實現凈營收984億歐元、凈利潤109億歐元,并以其14.4%的調整后經營利潤率持續成為全球汽車行業利潤率最高的企業之一。

      提起反向合資,很多人都還記得,就在3個月前的7月26日晚,大眾集團以7億美元做“聘禮”,收得小鵬4.99%的股權。雙方約定,3年后將向市場推出兩款共同開發的大眾汽車品牌電動車型。

      彼時,這次合作讓人們看到了中國車企的實力,就連一向高傲的跨國車企也不得不用真金白銀買技術,求合作。

      如果說小鵬與大眾的合作是“反向合資”的試水,那么零跑與Stellantis的合作則是一個小高潮。雙方的合作不僅比前者更激進,也更具深度和廣度。

      Stellantis集團直接以15億歐元,獲得零跑汽車20%的股權,一舉成為零跑最大的股東,同時還擁有2個董事會席位。

      不過這并不意味著零跑會完全受Stellantis控制。唯實坦言,“我們沒有控股權,我們也不想控制,但我們希望能全力支持。”作為董事會成員,我Stellantis會參與決策過程及討論過程。但最后的一切決定,都由CEO和董事會成員來決定,

      相比于投資入股,更重要的是,根據公告,Stellantis集團和零跑汽車將以51%:49%的比例成立一家名為“零跑國際(Leapmotor International)”的合資公司。除大中華地區以外,該合資公司獨家擁有向全球其它所有市場開展出口和銷售業務,以及獨家擁有在當地制造零跑汽車產品的權利。

      這顯然意味著,零跑汽車的海外經營權,直接交給了Stellantis集團。

      朱江明毫不謙虛地說,雙方在全球范圍內伙伴關系的建立將是行業首創,即一家世界領先的汽車制造與一家來自中國的新勢力電動車企在全球電動車項目上展開了合作。

      為了這次簽約,就連極少來中國的Stellantis集團CEO 唐唯實也專程飛到杭州。

      當問及,與零跑的合作跟Stellantis與其它中國公司的合作有什么不同的時候。唐唯實毫不避諱地說,我們必須要更加地敏捷,零跑比我們在這一塊會做得更好。如果Stellantis需要獲得中國市場的話,我們需要選擇一家已在中國市場具有很好的立足性的公司。其次,之前Stellantis的合作伙伴,Stellantis并不是中方這家公司的宣傳者。這在一定程度上對零跑來講是很大的機會,對于Stellantis也是一個很大的機會。最后,這次合作沒有什么灰色地帶,沒有模糊性,Stellantis是20%的股東,而零跑是領導者,在海外市場當然Stellantis更有經驗,這是非常明確一個合作分配關系。

      由此可見,不論是朱江明,還是唐唯實,都對這次合作付出了十足的誠意,同時也抱有十足的期待。

    2
     
    工程師的勝利

      盡管今天的朱江明意氣風發,可是時間倒回到三四年前,他可是被罵的一點都不客氣。

      當時互聯網造車、IT造車,甚至房地產商都來造車。彼時的朱江明雖然已經造了4年車,但仍然會被人罵道,“你不懂車,你造什么車?”

      后來,朱江明在接受太平洋汽車專訪時談到,他認為自己屬于工程師造車。很多人都知道他是大華的創始人之一,1993年,與現任大華股份董事長傅利泉一起,5000元白手起家創立大華股份。但他工程師的身份卻鮮為人知,2006年,他被聘任浙江省安全技術防范行業專家。2015年,榮獲浙江省科學技術獎一等獎。

      工程師造車與互聯網造車最大的不同是,朱江明十分熱衷于技術研發和突破。從2015年成立至今,零跑堅持全域自研,包括電池、智能電驅等在內的六大系統架構。據太平洋汽車了解,其自研自造占據整車成本的70%。

      在采訪現現場,就連唐唯實也忍不住的夸贊,零跑汽車是讓人印象最為深刻的電動車初創企業之一,它和Stellantis一樣,有著類似的技術先導理念和創業心態。

      “零跑有非常獨特的產品組合,他們是非常關注技術的,且是非常有激情的,且從最基層最基本的財務方面還是公司治理方面都非常高效”

      唐唯實坦承,通過本次戰略投資,Stellantis集團商業模式中的一個盲點將得到解決,并將通過零跑汽車的競爭力在中國和其它市場獲利。

      唐唯實口中的盲點,毫無疑問就是零跑汽車領先的電動智能化技術。

      Stellantis 曾在2021 年7月宣布投資300億歐元,打造電動化平臺 STLA。其中,STLA 之下的中型車平臺于今年7月推出,這也是基于STLA 推出的首個平臺。然而這個平臺的電耗、補能速度等數據和中國新勢力同行相比,甚至顯得有些落后。

      轉型緩慢的Stellantis 于是就把目光投向了中國的新勢力們。在于零跑合作前,Stellantis做了大量的調研工作,但最后還是選中了零跑。

      最讓Stellantis看重的,無疑是零跑以四葉草中央集成式電子電氣架構、CTC電池、全新油冷電驅為代表的LEAP3.0創新技術。LEAP 3.0架構下的零跑整車自研自造部件占據了整車成本的70%,架構通用化率達到88%,有效實現降本增效。圍繞該架構,零跑給出了高、中、低配三種方案,能夠適配 A 級到 C 級車型的需求。

      其實,此前朱江明也多次表示,零跑未來不僅僅是一個整車公司,也是一個核心技術輸出公司。甚至有媒體記者曾私下評論說,別的新勢力是賣車,但感覺零跑是在賣車企、賣技術。

      但顯然,朱江明有著自己的算盤。他說零跑當前具備四種技術輸出商業合作模式:

      模式一:基于四葉草電子電氣架構及周邊控制器(含車燈、攝像頭、雷達等)的技術共享;

      模式二:基于四葉草電子電氣架構、周邊控制器及電池、電驅的技術共享;

      模式三:基于下車體(含電子電氣架構、電池、電驅)整體交付的技術共享;

      模式四:基于整車級的合作共享。

      可以看到,無論是哪一種合作模式,都是基于零跑的技術。這是工程師的執念,也是工程師的勝利。

    3
     
    大魚和快魚的共贏

      當然,這次合作不是其中一方單方面的勝利,而是大魚和快魚的共贏。

      王傳福在前年的一次溝通會上曾說,未來的汽車行業會是大魚吃小魚,快魚吃慢魚。

      兩年后,Stellantis 和零跑給他秀了一把“大魚+快魚”的強強聯合。而且這話還是唐唯實親口說的。

      對于Stellantis而言,此番合作無疑讓其一夜之間獲得了中國頂尖造車新勢力的電動智能化能力。幫助其實現“Dare Forward 2030”戰略規劃中的電氣化目標。

      具體來說,“Dare Forward 2030”指即到2030年,集團在歐洲售出的所有乘用車均為純電動汽車,在美國售出的乘用車及輕型卡車中有50%為純電動汽車。

      此外,Stellantis集團也需要對中國市場有一定的曝光率。唐唯實說,因此Stellantis非常偏向于依賴一家中國的成功公司。

      “因為零跑在這個行業排名第四,所以我們希望幫助他們來開發和促進在中國的發展以及在海外的發展,且這樣對我們來講也是在全球最大市場的深入。”

      對于零跑而言,這次合作無疑凸顯了歐洲豪門對零跑技術的認可。但更重要的是,為零跑汽車的出海鋪平了道路。

      “我們要幫零跑在海外擴展市場,我們可以給他們帶來規?;?。”唐唯實對記者們說到。

      作為全球化車企,Stellantis 在歐洲有 20% 的市場份額,在北美、拉丁美洲、中東的市場份額分別為 26%、26%、15%,而這幾個地區,尤其歐洲與北美地區,都是中國車企出海的重要目的地。顯然,Stellantis 的全球網絡,能夠在分銷網絡、營銷措施、政策批準等方面對零跑帶來便利。

      當前,中國新能源汽車出海,以產品直接出口為主,尚未在海外有生產制造基地,且服務模式多為與當地經銷商集團簽約,不利于新能源出海勢頭。唐唯實直言,在海外沒有一個制造基地的話,零跑向海外拓展時會遇到一些困難,導致他們很難滲入到海外市場。Stellantis可以利用在海外的布局來幫助零跑在海外有更多的分銷網絡以及營銷措施,從而加速零跑在海外的布局。

      朱江明補充說,隨著零跑產品出口的加大,以后也會利用Stellantis的海外制造資源,這也是一個共贏結果。汽車制造需要規模,建造需要非常長的時間,也有很大的風險。所以雙方的合作是快速高效,比如某個市場銷量上去以后,零跑可以依托于Stellantis全球的制造工廠來生產零跑品牌的產品,這是未來比別的競爭對手有優勢的合作模式。

      在與媒體的溝通中,對于有傳言說歐盟對中國新能源汽車的反補貼調查是Stellantis幕后推動的,唐唯實予以了否認。

      “調查不是解決問題的最好方法,而且我們作為全球公司,我們愿意真誠、真實地來貢獻全球問題的解決。”

      很顯然,Stellantis 與零跑的合作,就是在解決雙方的問題,取得共贏。對于當前一片紅火的中國汽車出海而言,無疑也提供了一個新思路。

    4
     
    尾聲:智能電動時代看中國

      因為新能源汽車的興起,幾乎在一夜之間,新能源汽車風向標開始向東方轉移,中國品牌迎來高光時刻:油車時代的市場換技術,變成了電車時代以技術換市場。

      從零跑創立的2015年算起,一直到2022年,我國新能源汽車產銷量已連續八年位居全球第一。2023年前三季度,中國新能源汽車產銷量分別完成631.3萬輛和627.8萬輛。新能源汽車新車銷量占汽車新車總銷量已經達到29.8%。

      更令人驚喜的是,今年前三季度,中國自主品牌零售份額達到51%,較去年同期增加4.9個百分點;今年前三季度,中國自主新能源乘用車銷售占比達80.2%。自主品牌正在崛起,合資品牌在華銷量卻在萎縮。

      總之一句話:是時候拉開反向合資的大幕了!

     
    編輯推薦閱讀

    見證 | 未雨綢繆了17年 比亞迪終于淘汰了燃油車

    見證|東風退出東風悅達·起亞 合資巨變前夜

    見證|造車新勢力的2020年:從新手成長為一股真正的勢力

    見證 | 宣稱“不造車”的華為,走了比造車更難的路

    見證 | “大鵬”一日同風起,大眾7億美金牽手小鵬

     

    >>點擊查看今日優惠<<

      相關閱讀
      點擊加載更多
      欧美精品一区二区在线观看播放,在线观看片免费人成视频播放,欧美 偷窥 清纯 综合图区第一页,天天做天天爱夜夜夜爽毛片
      <tr id="6tm00"><track id="6tm00"><acronym id="6tm00"></acronym></track></tr>

        <small id="6tm00"></small>

        <code id="6tm00"><option id="6tm00"></option></code>